首页

情感 > 口述实录

我做饭他都在添我水水 老公喜欢用手扒开我下边

2019-08-11 22:38:23 http://m.rr95.com/
35446

 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水水

  入职的第一天,师傅就跟我说:“年轻人工作上进、愿意加班是好事,但也不要弄得太晚。”

  “你是说会影响休息是吗?不会啦,咱上大学时熬通宵,第二天都精神百倍,”我故意拖长音调,想逗师傅一乐。

  师府敜了一张岳云鹏式的脸,他比我早进银行十年,现在俨然已成了一个老油子,各种段子信手拈来,是我们网点名副其实的开心果。而我暗暗羡慕师傅的同时,也开始学着左右逢源,想尽快混个脸熟。

  谁料向来嬉皮笑脸地师傅一脸严肃:“我可没跟你开玩笑,这可是老顾说的,据说这地儿晚上邪得很。”说完还用脚点了点地板。

  老顾曾是我们这的驾驶员,上个月刚辞职,干了大半辈子的他有个雷打不变的准则,不管事情有多么紧急,都坚持不在晚上进银行。为此还多次与几任网点行长有过争执,但不论别人怎么问他,他都找个借口搪塞过去。

  师傅的父亲和老顾是战友,有些话从他口中传出还有一些可信度的。

  听闻我一愣,从小到大的教育让我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,但看师傅的表情又不似玩笑,我一时间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“哈哈,骗你的啦,走,买烟去,”师傅突然笑出了声,上前拍拍我的肩,当先向门外走去。

  刚进银行那段时间,每天都要练习手工点钞和数字输入,作为新员工更是要熬到很晚。

  每天下班后,看着老员工一个个下班离去,师傅却总是坚持陪到我最后一个。

  立秋刚过,日头明显短了下来,还不到六点窗外就已经乌漆麻黑一片了。

  “师傅,你有什么话就说好了,”我手指在噼里啪啦打个不停,余光瞥见师傅坐在我对面欲言又止的神情,不禁问道。

  “不是让你早点回去吗,”师傅犹豫着说,“还记得上个月我跟你说的事吗?”

  “什么事?”我打字速度放缓,脑袋里突然一个激灵,“你是说这地......”

  见师父点头,我停下手中的活,抬头望向师傅:“那天你不是说开玩笑吗?”

  “你知道老顾为什么辞职不干吗?”师傅没有回答我,他警惕地左右看看,压低声音说,“他在这里看到了一些......一些东西,是他那天喝醉了酒自己说的。”

  见我愣在那里,他继续说到:“老顾说,咱们下面这块地解放前是土匪窝,土匪头子喜欢活埋人,就埋在这下面,那时死过一村子的人。解放后这里成了农田,结果庄稼种啥死啥,奇怪的是,半里外的李家村一点事都没有。”

  “后来大队里也放弃这块地了,荒了几年,又赶上改革开放,几个农户想挖泥塘养鱼,一铲子下去泥没出来多少,倒是先冒出来一注鲜血,这可吓坏了众人。”说完他抬眼看了下我,清了清嗓子,“你知道吧,那时候的人不信邪,大队书脊召集众人一起开挖,没想到出来的全是白森森的骨头,这事后来越传越玄乎,这片地就这样废弃了。”

  “你是说我们下面就是当年那块地?”我听得入神,不敢置信地问他。

  “那可不,我们银行网点开业才多久?从前这一带可都是荒野。”师傅手臂向前一挥,望向前方的车水马龙,“现在经济好了,市中心也在向这边扩大,这些事很少有人提了,不过老一辈的人基本都知道。”

  “那照你这么说,这里岂不是很危险,怎么从来没有新闻爆出来?”

  师傅斜了我一眼:“你傻哟,新闻里会放这些东西?还有,你没看到这附近的小区越来越多?连市正府都搬到这里了,因为人鬼之间本就是相互制衡的关系,这人一多,鬼就不那么敢露头了。”

  “哦......是这样,那么师傅,你晚上不陪女朋友,就是来给我讲故事的?”经受多年唯物主义教育的我,看着师傅煞有其事表情,突然有些想笑。

  见状师傅两眼一瞪,直接给了我一个爆栗:“你小子别忘恩负义,也就是我才愿意跟你说这些事的,现在外面也开始黑下来了,赶紧的,麻溜滚蛋!”

  “好嘞,听师傅的。”

  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有时新员工的时间还真不是自己的。

  那次加班纯属偶然,单位里电路大整改,现在虽没有库存现金留置了,但银行重地,有外人在场时还是要留下一名工作人员陪同,因为我最年轻,就成了最苦逼的一个。

  “小王啊,师傅今天晚上有事陪不了你了,你一个人悠着点,记住我说的话,早点回去,一定不能呆过十点,”临走前他向营业大厅望了一眼,轻舒一口气,“还好有电工师傅在,算有个伴。”

  说实话,我的这个师傅还是很负责的,除了业务上的指导,一些为人处世亦或是日常注意点都会提点我一下,当然隔天一包的黄鹤楼是免不了的。

  “又找你的小女朋友约会呀,准备去哪里潇洒呀?”我没在意师傅口中的十点是什么概念,径直跟他开着玩笑。 

上一页1/3下一页
她感觉自己被他完全撑开了 房东托住她的腰加快律动

她感觉自己被他完全撑开了

  她感觉自己被他完全撑开了 房东托住她的腰加快律动(图文无关)   和海明是在家庭的阻....

张柔和狗狗第一章未删节 小妖精你要绞断我吗快穿

张柔和狗狗第一章未删节 小妖

  我叫张柔,老公三十岁了,可能是男人三十如虎吧,他这个年纪真像个大狼狗,我不知道....

嗯殿下动一好热好胀那里 h宝贝腿分的大些我帮你看看

嗯殿下动一好热好胀那里 h宝

  嗯殿下动一好热好胀那里 h宝贝腿分的大些我帮你看看(图文无关)   爸爸在我三岁的时候....

适合做老婆的女人标准 什么样的女人适合做妻子

适合做老婆的女人标准 什么样

  什么样的女人适合做老婆呢?男人找老婆可是要赌上后半辈子的,因此男人对于老婆的选择....

查看更多口述实录文章>>
触屏版电脑版

人人健康网 (闽ICP10200264号-3)